• <fieldset id='w3zzb'></fieldset>
    <span id='w3zzb'></span>

      <ins id='w3zzb'></ins>
        <i id='w3zzb'></i>
      1. <tr id='w3zzb'><strong id='w3zzb'></strong><small id='w3zzb'></small><button id='w3zzb'></button><li id='w3zzb'><noscript id='w3zzb'><big id='w3zzb'></big><dt id='w3zzb'></dt></noscript></li></tr><ol id='w3zzb'><table id='w3zzb'><blockquote id='w3zzb'><tbody id='w3zz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3zzb'></u><kbd id='w3zzb'><kbd id='w3zzb'></kbd></kbd>
      2. <dl id='w3zzb'></dl>
          <acronym id='w3zzb'><em id='w3zzb'></em><td id='w3zzb'><div id='w3zzb'></div></td></acronym><address id='w3zzb'><big id='w3zzb'><big id='w3zzb'></big><legend id='w3zzb'></legend></big></address>

          <code id='w3zzb'><strong id='w3zzb'></strong></code>
        1. <i id='w3zzb'><div id='w3zzb'><ins id='w3zzb'></ins></div></i>

            高考

            請別再錯過第二次

            有這麼兩個人,他們在網絡裡認識瞭彼此,漸漸地,他們對彼此產生瞭好感,慢慢的,他們喜歡上瞭對方,後來,他們發展成瞭一對情侶,一對很純潔的初戀,那時他們還在上初中。戀愛期間,他們過

            05-25

            半夜點著的那半圈蚊香

            那天,隻是為瞭一件瑣事,玲子跟丈夫吵得天翻地覆,丈夫摔門就走。玲子覺得很委屈。這三年來,她扮演著一個賢惠妻子的角色。可是,丈夫又給過自己什麼呢?玲子右手的無名指上,戴的仍舊是一

            05-25

            首席獵愛大亨

            噼裡啪啦的一陣鞭炮聲夾雜著零零碎碎的槍聲冷不丁地撞入周夜昭的耳膜中,他心下一沉,不由得握緊懷中手槍,加快腳步避過逃竄的人潮,推開瞭自傢後院的偏門。“誰!&rdquo

            05-24

            開在十六米高空的鮮花

            她和他都離異單身。或許是因為同命相憐,他們慢慢地走到一起。他們的新傢在六樓,一套帶頂層大露臺的房子。她說她喜歡養花,他就特意選瞭這套帶露臺的房子,並一趟趟地陪她去買花,再一層一

            05-23

            半夜醒來,願床頭再現那長發飄飄

            七夕,似那心上弦。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誰輕撫瞭一下?是織女麼。潤扯著我早已愈合的疤痕。這一刻,那一絲閃電般的刺痛,讓我跌進瞭,關於回憶帶給我的幸福雲端.......七夕過後,一

            05-23

            蒙塵的手鏈

            女人下崗後沒有告訴男人,而是在廣場邊擺瞭一個地攤,像人們經常在路邊見到的許許多多小攤一樣,賣些不值錢的小飾品。男人有病在身,這兩年一直在傢休養,她不想讓男人知道這件事情,否則他

            05-23

            穿球衣的女孩

            十多年前,我讀高中,同桌是個安靜漂亮的姑娘,很是喜歡我,但也許是性啟蒙過晚的原因,我對她熟視無睹,我唯一的愛好就是踢球,而她唯一的愛好就是看我踢球......我當時非常喜歡德國

            05-22

            靜候一次回眸

            第一部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歲月永遠無法抹殺的記憶,不能忘那似水的流年那些盛開在年華裡的遙遠夜晚。難到無論如何堅持都回不到的過往?我就像是被你遺棄千年的狐隻有等待和孤獨伴我左右就

            05-22

            紅舞鞋

            夢裡花落知多少舞蹈學院。正是楊柳細飛時節。黃昏下的光影,正追著要暗下去的腳步,在校園小徑上,若有若無,輕快跳躍,仿佛調皮的13歲女孩兒。涔,穿著白色的連衣裙,一雙紅色佈鞋子,踏

            05-22

            玉蘭花開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他們兩傢住的是那種老上海最常見的石窟門房子。他和她的臥室貼得很近,近到一開窗便可以彼此對視。從他的窗口望出去她在燈光下的一舉一動都可盡收眼底。但對面閨房的窗

            05-22